资本千禧藏家超前中间商谁推动了艺术市场爆涨

  每当艺术品市场出现新鲜事物,就总会首先让人感慨:啊,新人是线年行至今天,可能还得加一句:啊,市场的玩法,有点变了。

  除了300多层涂料、面积达到17000平方英尺(两个足球场那么大)、有吉尼斯认证的“世界最大”这个噱头,这条拍卖消息的最大看点其实是:

  艺术家原本打算将这幅大大大大大画分割成60个部分在4场拍卖会分别出售,以此筹集3000万美元来支持“全球数字化平等”,但最终以一整幅的形式被法国Altius Gestion国际控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安德烈·阿布杜恩(Andre Abdoune)购得。

  萨哈·贾弗里以前就曾将自己的作品卖给慈善机构。另据报道,《绝望的主妇》女演员伊娃·朗格利亚(Eva Longoria)、音乐家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和美国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都是他的买家。

  6200万美元,离Beeple那件6900万美元的NFT作品没差太多,所以它也被冠以“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价格最昂贵的画作之一”。

  有人调侃:现在“最贵”“纪录”随随便便就被打破了,看杰夫昆斯和大卫霍克尼纪录相爱相杀了好几年... ...

  虽然萨哈作品成交的时间节点晚于Beeple,但他在迪拜画画的时间可是至少8个月前,跟美国名人的交往明明也是很早就开始了。

  想想看前几天高调宣布入圈NFT的达明·赫斯特,再想想很早之前就用碎纸机“玩弄”拍卖会的班克斯。

  会跟市场玩“新概念”,懂得在财富圈子里“做运营”,只能说,这个时代的卖家,哦不,艺术家,真有意思。

  最近彭博社的版面上出现了这么一篇文章,标题如果简单粗暴地直译就是:《富有的,千禧一代,正在撒钱,数百万,给加密艺术》。

  虽然新冠肺炎给了艺术圈当头一棒,但是精通技术的年轻收藏家们的涌入却让艺术市场保持了活跃度。

  一月底,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师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一幅保存完好的画作以9220万美元拍出,价格不错,创了纪录。

  六个星期后,一位名叫Beeple的艺术家(估计是IT界最会画画的,画画界最懂代码的)的数字图像合集“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上拍,成交价6930万美元。

  用Beeple自己的话来形容放在一起的这两件事,那就是“Holy F**k”(此处没有贬义,全是感叹号)。

  随着股票市场和加密货币接近历史高点,许多看电脑屏幕赚钱的投资者看到了他们的财富在增长,但旅行等开销相对减少,所以有闲钱的人总需要找到个花钱的渠道。

  比较保守的人可能喜欢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手袋和古驰(Gucci)运动鞋,也让这些大品牌的需求推高至疫情爆发前的水平。那更加超级的富豪可能就更喜欢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也就是投资艺术品。

  千禧一代通过各网络渠道进行购藏的占比,图片来自巴塞尔《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

  向数字化交易的转变的确吸引了更年轻一代的收藏家。他们在网上更加活跃,消费水平也更高。他们的涌入似乎也影响了市场的品味——人们对更年轻、更国际化的艺术家的兴趣在增长。

  巴塞尔的全球艺术市场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每10位千禧一代的高净值收藏家中就有3位出手至少100万美元。相比之下,婴儿潮一代的收藏家只有17%。

  佳士得表示,Beeple的这件“NFT”作品竞拍者中有58%是千禧一代。

  艺术博览会的取消,画廊关关停停,传统买家购藏的机会明显减少。根据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为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和瑞银集团(UBS Group AG)撰写的最新行业状况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艺术品和古董销售额为50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2%。

  2020年,全球艺术品市场总额501亿美元,图片来自巴塞尔《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

  如果不是有钱的收藏家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家里,想用艺术品美化他们的环境,那艺术品市场的下滑可能会更严重。这与虚拟作品的情况类似。

  作为一种运行在区块链技术上的数字真实性证书,网络鼓励了被比特币收益淹没的加密投资者们去探索与NFT绑定的新兴艺术媒介。

  2020年,全球艺术品市场网络交易总额124亿美元,图片来自巴塞尔《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

  画廊和拍卖行转向网上,也避免了更剧烈的下跌。麦克安德鲁说,2020年,艺术品和古董的网络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24亿美元,是前一年的两倍,占总市场价值的25%。

  艺术品创作者的观念已经跳脱了画板画布本身,藏家群体的格局也在快速的发生变化。那既不是单纯的买家或卖家,也不是拍卖行或者画廊这样的市场直接参与者,2021年春天爆发出来的加密艺术平台算什么呢?中间商?

  从这两个月的市场动态来看,加密货币商人“安德烈们”是暂时赢在了超前的思想上面。

  所以,2020年虽然很难,但它的积极意义还是很明显的:等到艺术展和现场拍卖能够恢复正常,这个行业应该也不会忘记数字化转型这件大事。

  朝向网络的转变最显著的表现就是加密艺术的兴起——你可以在屏幕上看到它,而不是在墙上。区块链技术让人们更容易获得这些数字艺术的所有权,但也困扰着艺术创作媒材的这个问题。

  大部分的在线迁移将会持续下去。虽然艺术行业在采用技术方面一直落后于奢侈品和零售等其他消费行业,但新冠这场流行病迫使画廊和拍卖行投资于在线观影室等数字工具。

  诸如Nifty Gateway这样的加密艺术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以限量版的方式吸引年轻藏家。

  用不了多久,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上消费艺术就成为了可能。艺术品市场在网络上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奢侈品和零售。

  当旅游和各项娱乐彻底放开时,富人们是否还能保持对艺术的兴趣?年轻消费者是否会继续购买?这些都有待观察。

  但随着市场和加密货币的飙升,今年这股顺风应该会继续吹下去。像佳士得这样希望从未来更多“Beeple”中获利,就像从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那里获利一样多,这样精明的公司肯定还有很多。

上一篇:杭州西湖之春艺术节:“名家说”讲堂谭蔚谈《
下一篇:宗白华:中国艺术中禅境的表现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艺术公益中国行
服务热线

http://www.bazoocast.com

大发体育官网,大发体育APP,大发体育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