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泽起 艺术引导人生轨迹

  王泽起,字子虚,斋号松风堂,1957生于兰州,祖籍上海。毕业于兰州大学,研修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级编辑,国家一级美术师。历任:甘肃省有线电视台副台长,甘肃省广电总台都市频道副总监兼《陇上画苑》栏目制片人,甘肃广播电视报《大黄河》书画专栏艺术总监,甘肃天韵画院院长,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二、三届理事,鉴定评估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考级专业二级。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甘肃国画院常务副院长,甘肃当代书画院副院长,甘肃诗词学会会员,甘肃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名誉副主席。

  作品入编《敦煌风——甘肃省书法作品集》等,作品集有《王泽起书画》《王泽起书法作品选》《王泽起国画册页》《王泽起山水画》等。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记者应邀走进了王泽起的书画工作室。在之前的印象里,艺术家的工作室多少是有些随意且混乱的,但是王泽起显然是在自己的这一方小天地里花了大量心思,任何一处角落都经过了精心的布置,雅致美观,清爽淡雅。

  走上艺术道路,王泽起完全是受到了继父应中逸的影响,自小的耳濡目染让他很早将艺术当作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学校里,他既是体操队的一员,又是武术队的一员,还是文艺宣传队的骨干,既要画漫画,还要办板报。1975年年底,王泽起插队被分配到了武威南的中畦公社,大概就是现在的凉州区柏树乡,那段时间里,素描和写生成为了生活中唯一感到轻松的部分。

  “插队的时间里,其实我没怎么劳动,也就是因为这个画画的特长。”在这段经历里,倾心艺术而带来的命运的变化至今也令王泽起感到十分欣慰:“当时,所有公社都要画规划图,就是每个公社都要把自己辖区内居民点的分布画出来,所以我就被抽调为各个公社画规划图。期间,这项工作就引起了武威县文化馆的关注,就在一次美术学习班的机会将我又抽调到了文化馆。”

  “当时有个老师叫刘少宗,是师大美术系毕业的,插队之前就是三十三中的美术老师张玄英介绍我去找了他。”他说:“说起张玄英大家不一定熟悉,但一提他的爱人绝对是无人不晓,她就是黄河母亲雕塑的作者何鄂。之后一见面,我的笔墨能力得到了刘少宗的认可。其实,那段时间里刘万里、董吉泉的作品也对我影响很深。”

  1977年,王泽起又被抽调了,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天祝煤矿,一个甘肃省公路局武威公路段,结果还是因为画画名气在外,最终被武威公路段选走了。刚开始都要下道班,每隔十公里一个道班,一个道班维护十公里公路,整日里打交道的除了沙石就是林木。不过,哪怕到了这样的环境,王泽起依然没有停下自己的画笔。

  “工作之余,班里的农民都是抽烟锅子,我就点着煤油灯画速写、写字。”说起那段日子,王泽起的笑容里却毫无苦涩,也许艺术给他带来的喜悦足以抚慰辛劳的痕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后来利用这个特长,我便在道班里布置了一下。院子里不仅画了不少宣传画,还在屋子前设置了一个学习园地。没想到,在上级检查时受到了好评,便又被抽调到了分段给全县的道班进行改造布置。”

  随后的发展中,这件事被逐级上报,王泽起成了总段重点关注的人物。由此可见,艺术对王泽起的人生与命运产生了无法言喻的影响,似乎总在冥冥中引导着他的人生轨迹。

  1985年,王泽起被抽调到了总段电影队,1987年,又调到了甘肃省公路局办公室。1997年,由于对文化艺术的钟爱,他便调到了当时的甘肃省广电厅工作。到了2000年,王泽起被调到了甘肃省有线电视台,最后从甘肃省广电总台退休。

  “予幼好艺事,吹笛弄弦,抹布涂鸦。”王泽起曾感慨万千地回顾了自己的艺术人生:“及长,远赴凉州,下乡务农,进城做工,命途多舛,倍尝艰辛。是时,夜伴青灯,寄情笔墨,魂系丹青,聊以。岂知一晃数十载,虽情之所累却不忍割舍矣。缘哉?善哉?书之初涉,学习唐楷。后钟情‘二王’之风流。届知天命之岁,痴迷章草,心追手摹,废寝忘食。索靖《月仪章》,皇象《急就章》,取其高古质朴之气,又参以右军《十七帖》,摭以兼通,务求检而便。”

  “丹青之癖,遥望青藤,叹服八大,师其简约,取会风神。然多似邯郸学步,徒有其形而无灵机耳。”他说:“是故,师古难化,创新匪易,须修养其本方可入堂奥矣!予生性愚沌,心无灵犀,且无高远之志,性情使然,奈何?惟拨云觅道,啜苫咽甘,乐此不疲,假以慰借。今斗胆集拙作为一册,无他,还望方家同道不吝赐教,助我前行,此吾之私也。”

  如今看来,王泽起的水墨画,一大成就是对水墨之“水"的运用。以笔墨来表现,如果得水法之妙用,就可以得其意境,超以象外。“气韵”作为中国画一个重要的评价标准,是虚的,又是实的,笔墨是气韵直接体现,实不在笔墨布置的繁简,而在于笔墨运用的微妙。固有笔有墨才是中国画的真精神。舍此作画,不论下笔之前有多少“意”,有多少激情荡漾心灵也难成佳作。中国画要使水在纸上充分体现效果就要求画者掌握毛笔含水多少与用笔速度快慢的关系。

  王泽起荷花作品,虽用泼彩法,然而挥洒随意,墨色的主次轻重,已极富呼应性。有时还结合勾皴法,使墨不掩笔,笔不给得墨。画上的泼墨与泼彩出现恰到好处的空间感。时而能见荷叶田田,时而水蒸霞蔚,一片茫然的雾气。泼墨画通常以青色和墨色为基调,形象显得明丽,于单纯处见纷繁,细微处见变化。其画意融在抽象的水墨晕染中,而总体却是具象中的自然美。

  他所绘荷花是其代表性作品,枝蔓呈态似奔放,可是对于形象仍有适度控制,只在某些作品上见出细小的落笔无意义之处,整体的画意还是十分强烈饱满的。并且在每幅荷花的画法中,巧妙地留出一些空白,使全局呈现出一种漂亮的墨象之美。笔墨谨慎,形象柔丽,更多地运用线条。凭借水墨韵味,传达了画中的意境,让其所赋画面的个人感情色彩,具有一种不陈旧的水情墨意。

  岁月流逝里,王泽起的书画雅间渐渐成为了好友相逢时品茗赏画、饮酒吟诗的去处,每至余兴尽酣处也是春风满堂、墨香四溢。期间,他寥寥数笔总有数尾小金鱼跃然纸面,几缕水草随波舞动,悬于壁,总是引得友人赞不绝口。

  “金鱼者,国之特有观赏鱼种,瑰宝也。”交谈间,王泽起也分享了他笔下一度对金鱼的偏爱:“其形千姿百态,其彩五色斑斓,有‘金鳞仙子’、‘水中牡丹’之美誉也。金鱼不类于江河湖海中之野生鱼,是宅园池养之物,观其‘翔若惊鸿、婉若游龙’之姿,可入‘水面风波鱼不知,翔游自在乐其中’和‘始知世上人,不及水中鱼’之雅境,陶冶情操,修养身心,实乃人生之快事也。且‘鱼’与‘余’谐音,古来高土画鱼皆有‘有余’、‘富足’之蕴意,含‘吉庆有余’、‘鱼跃龙门’之美意。皆芸芸众生之愿望也。”

  历代善画金鱼者不乏其人,清代虚谷,当代吴作人,来楚生,王子武先生皆为高手。近年来,王泽起也是一度痴迷鱼绘,觅经览卷,盆养上品,辨其态、观其神、写其形、彰其姿、悟其道,心追手摹,废寝忘食。然为艺贵在不落前人窠臼。写意画重在神似,贵在似与不似之间。

  “有说当年齐白石老人为螃蟹造像,曾百般不得其神,后无意中茶溅于地面,其形有绝似螃蟹又不似皆,乃茅塞顿开。”他感慨地说:“余写金鱼体会有四。生动为其一:生动之要在于尾,尾摆则鱼儿活;重虚实为其二;要头实尾虚,背实腹虚,眼实嘴虚。鱼儿须水墨氤氯、若隐若现,方显空灵生动;写生观察为其三:于金鱼须盆之、观之、写之、拜之,则此道可成矣;巧留白为其四:使画面空净,意境悠远。若此,金鱼要艳而不俗、婀娜多姿,可达雅脱俗之境焉。”

  人尽皆知,艺术圈内能书者有,能画者亦有,书画双修者却很少,而能把书、画都做到极致尽美者更少之又少,而王泽起其实就是一位书画双修的艺术家。

  “纵观吾国之书法史,唯章草以其独特之古体草书而著称。‘汉兴而有草书’。”王泽起告诉记者:“盖章草始创于西汉,继而发展兴盛于东汉魏晋时期。尔后仅元明时期一度中兴,章草之法黯然若失。即便如此,章草依然以其独特的字体,在中国书法史上闪烁着神奇的光芒。章草其名之由来扑朔迷离,或言汉章帝时用于章奏,故称章程书;或言汉章帝偏爱此书体,故为章帝所制而得其名,似无定论。”

  “一字万同是章草规范性的具体描写。”他说:“章草‘删难省烦,损复为单,务取易为易知,非常仪也’。章草较之今草,其特征介于隶书、今草间,既未脱尽隶书之藩篱,且具汉隶之架势,以其独特书写方法而破隶书之严谨法度;其每字末尾,虽延用隶书之波桀,然比之隶书,笔画省便且自由;一篇字迹,虽字字不连带,然规整与疏朗相间,错落有致,仪态质朴,风格奇特。”

  章草书迹传名者寡。代表者仅西汉黄门令史游,东汉张芝,齐相杜度,崔瑗、崔实父子以及三国吴皇象,西晋索靖等诸贤而已。

  “诚然,章草乃极具古意之书体,习之及难。”王泽起认为:“其不及今草之任情性,自出新意殊非易事。今人大多急功近利,郡其不合时尚,故不被世人所宠,鲜有问津者。偶而为之,亦如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仅得皮毛焉。”

  他说:“观当今陇上游于书海者众,然精章草者鲜,建树者亦凤毛麟角。可圈可点者仅王创业、张敬群、赵山亭、秋子、陶劲涛诸先生而已。然王创业先生最为称道,其将章草之严谨淳厚,今草之典雅俊爽熔为一炉,古拙而灵动,苍劲而洒脱,可谓人书具老独步陇上。张敬群结字开张、用笔持重老辣、浑穆高古。赵山亭将章草与今草结合而自出机杼。秋子则沉凝内敛、大巧若拙,尽自然之妙。陶劲涛更是雄迈张扬、神逸奇纵,张力十足,风格别具。以上诸位皆学养较深厚之士,故而能有此星光。”

上一篇:“艺术党课”进基层 百年党史入人心
下一篇:精神的光感:赵云龙先生水彩艺术展即将在哈尔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传统艺术需活在当下
服务热线

http://www.bazoocast.com

大发体育官网,大发体育APP,大发体育平台

网站地图